超级大乐透预测|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
logo
彩燈設計
當前位置:首頁 > 彩燈 > 彩燈設計
自貢彩燈走出國門閃耀全球

    你們來自中國?彩燈,我去看過……”3月14日,荷蘭烏特勒支市,28路公交車上,與華西都市報特派記者鄰座的老太太瑪琳霍恩,熱情地和我們搭訕。
  和這位荷蘭老太一樣,烏特勒支大學植物園工匠博斯也很熱情。他指著園內兩只仿真塑膠恐龍說,“燈會落幕了,恐龍留下了,它們將永遠居住在園子里……”


  2014年11月21日起,由來自自貢的四川彩燈公司,在荷蘭最大的烏特勒支大學展覽了一個半月。這是自貢彩燈第三次“照亮”荷蘭,前兩次,一次是2011年在格羅寧根,另一次則是2012年在鹿特丹。1990年,自貢彩燈企業在新加坡辦燈會,標志著自貢燈會走出國門。截至目前,自貢彩燈足跡已遍及亞洲、歐洲、美洲、大洋洲等地,照亮了全球57個國家和地區。如今,全球有燈會的地方,95%都與自貢有關。
  自貢彩燈,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,被譽為“天下第一燈”。在“走出去”的路上,自貢彩燈有著怎樣精彩的故事?
  只賣燈不行,得自己出去辦燈會!
  自貢彩燈企業從最初10多家發展到如今的200多家,國內市場吃不飽。“可以這樣說,自貢燈會走出國門,就是市場倒逼的。”
  今年業務約談期還沒到。趁著春節,王春燕和燈會布展師傅們全都回國了。王春燕,天煜文化總經理,三場荷蘭“彩燈會”的操盤手,涉足自貢彩燈行業多年。王春燕說,自貢彩燈“走出去”其實很早,“當然,那時只是把燈賣給老外。”自貢制燈歷史悠久,隨著時代發展,除紗燈、宮燈、走馬燈、孔明燈、河燈等外,有些傳統工藝燈已不多見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些特殊材料制成的燈或燈組,如瓷器燈組、藥瓶燈組等。“大大小小的瓷器杯、羹、匙等制成龐大燈組,在老外面前點亮,伙伴們都驚呆了……”王春燕說,好看便有市場,國外買燈訂單飛來。“自貢彩燈走出去的第一步是怎么邁的?賣燈就是答案。”賣燈,很單純。安裝好了,便什么都不用管。不過,當看到外國游客為看燈“猛掏腰包”,王春燕和同行們很不甘心。“在國內我們也辦燈會。在國外,我們為啥就不能辦?只賣燈,賺不了幾個錢,得自己出去辦。”和王春燕一樣,自貢彩燈業者也“不甘心”,有企業開始嘗試著“走出去”。

 

  不過,自貢彩燈走出去之前,還有一個小插曲。2000年,自貢市政府發布《自貢市彩燈產業管理規定》,最大的利好消息是——放開燈展及彩燈經營。“緊箍咒”解除,自貢彩燈企業迅猛發展,從最初10多家,發展到如今的200多家。“搞這一行的人多了,自貢、四川甚至國內市場吃不飽了。”王春燕說,咋辦?她和同行們看到了“地球村”,“可以這樣說,自貢燈會走出國門,就是市場倒逼的。”凡事按條款,從不理解到認可
  歐洲人很嚴謹,不論什么事都得按“既定條款”來。如只要爬高就得系安全帶。中方一開始不理解,后來才發現,這其實是一種保護。
  王春燕說,歐洲文化市場很成熟,中國彩燈要想一下“攻陷”,而且“全面開花”,談何容易。歐洲人做市場,無論什么行業,契約永遠是第一位的。天煜文化注冊地在自貢,“自貢在哪里?對于很多歐洲人來說,可能只能看地圖。”看地圖,只能看到中國、四川、自貢。談到合伙搞彩燈文化展,老外們心里犯嘀咕。為打消老外的疑慮,天煜文化首先想到在歐洲設分公司。彩燈很“嬌氣”,從中國運到舉辦國,最安全的方式是海運,且成本低。王春燕說,通過考察,他們把分公司設在了荷蘭。“我們看中的是荷蘭物流業發達。”所謂分公司,其實人不多。“沒有業務時,往往只有我一個人在荷蘭,在歐洲。有業務了,大部隊才會從國內來。”王春燕說。天煜文化操盤“自貢燈會”荷蘭第一季,是2011年在格羅寧根。歐洲人很嚴謹,不論什么事都得按“既定條款”來。如現場造型,工藝師難免會爬上爬下。按歐洲規定,只要爬高,就得系安全帶。現場制作開始后,場地合作方便會派出巡視員,不間斷巡視。一旦發現有人沒系安全帶,就會出面交涉。起初,中方對此不理解,認為合作方在故意找茬。后來,王春燕發現,這其實是一種保護。“因為在歐洲,一旦發生安全事故,展會許可證或許就會被立即吊銷。”“自己不當家,不知柴米油鹽貴。”這是王春燕“第一季”的最大收獲。發現
  越有中國味,彩燈越吸引老外
  在荷蘭辦了三季燈會,王春燕發現,與國內越來越“高大上”的情況不同,老外看中國彩燈,越有中國文化味的越受歡迎。開弓沒有回頭箭。王春燕“硬著頭皮”把第一季的燈會在荷蘭搞了起來。燈亮了,外國游客涌來,駐足拍照留念。王春燕看到這一幕,很興奮,“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很招人喜歡,是一個道理。心里那個滋味,真的沒法形容。”享受境外獨自辦展成功喜悅之余,王春燕開始觀察,老外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彩燈?同時,她還進行了問卷調查。在荷蘭辦了三季燈會,王春燕發現,與國內越來越“高大上”的情況不同,老外看中國彩燈,越有中國文化味的越受歡迎。當然,自貢彩燈在傳播中國文化的同時,也很接地氣,特意增加了一些貼近荷蘭人生活的設計,如環法自行車賽圖案,這讓有“自行車王國”的荷蘭人備感親切,自然也樂意掏腰包。于是,王春燕和他的團隊,在接下來辦的兩場燈會,除商定一個主題外,還更加注重中西文化結合。去年11月21日,當26組彩燈點亮時,聽著荷蘭籍義務講解員的介紹,了解每組花燈的歷史、不同造型的寓意后,烏特勒支市市長揚·范扎嫩說,25年前,烏市政府和教育界代表團第一次訪問中國,如今,中國特色元素之一“嫁接”在有375年歷史的烏特勒支大學植物園,為這座歷史悠久的荷蘭中部城市增添了節日氣息。“漂洋過海辦燈會,如何才能讓老外心甘情愿掏腰包?這個對于文化走出去至關重要。如果沒人愿意掏腰包,賠本賺吆喝,做不長久。”王春燕并不掩飾“彩燈走出國門掙歐元”的目的。王春燕透露,第三場烏特勒支大學植物園彩燈展,成本投資100萬歐元,按門票每人10歐元計算,的確有賺頭。
  “搭車”彩燈抱團賺老外的錢
  自貢彩燈走出去了,很多人坐不住了。綿陽古羌草編傳承人黃強就是其中一個。“我能搭你們的車嗎?”黃強找到自貢彩燈企業。經過商定,黃強如愿“上車”了。去年,他帶著他的草編動物,隨自貢彩燈赴比利時參展。在現場,草編中國龍、蜻蜓等單價15元人民幣的小商品賣得很火,“我嘗到了甜頭,以后還要搭車出國賺外國人的錢!”除黃強外,自貢海外燈展還吸引了雜技、民間藝術團隊加入。近期,遂寧市春苗雜技藝術團團長李仕奉每天都在微博、微信上分享他們在海外燈展上展演的消息:獨闖海外市場,我們勢單力薄,如果抱團,力量就大了。
  “請問你們有什么事?”當一位荷蘭的哥載著我們,來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附近的荷蘭航空總部時,黑人保安在門口把我們攔下:“請出示證件。”我們表示與CEO有約,保安指了指門衛室:“到那兒辦手續,沒有訪客卡,誰都不能進去。”
  走進門衛室,工作人員開始在電腦上查找我們的預約信息,對照護照一個字一個字看。由于荷蘭人的姓氏與中國人是相反的,因此工作人員始終找不到我們的預約信息。在門口站了10分鐘,對方終于在系統里調出了我們的預約信息,隨后立刻制作了一張訪客卡,上面有訪客名字、工作單位,預約時間、與什么人見面等等一系列信息,工作人員在訪客卡上打了個孔,然后穿上繩子,叮囑我們戴在脖子上之后,才放我們進入荷航總部大院。走進主樓,又是一道關卡,又被攔下。接待小姐查看了我們的訪客卡,然后給CEO特別助理打電話,得到確認后,這才讓我們上了7樓。完成采訪后,離開荷航總部之前,還得把自己的訪客卡還給門衛室的保安,由他們統一進行銷毀。看來,為了保證安全,荷蘭航空在小事方面相當注重細節,也難怪荷航CEO何強磊能夠很有底氣地說:“飛機就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!”華西都市報特派記者閆雯雯梁波羅提
  烏特勒支位于荷蘭中部,是該國第四大城市,有近兩千年的建城歷史,阿姆斯特丹-萊茵運河沿岸的重要港口。人口23.5萬。烏特勒支是荷蘭鐵路系統網絡的中心和國際鐵路旅行的交集點,通過高速列車連接著許多重要的歐洲商業中心。世界第四大繁忙空港——阿姆斯特丹史基浦國際機場距離這里僅有1.5小時車程,而通往大多數歐洲目的地的空中航程也在2個小時之內。

相關閱讀
logo 網站關鍵詞:彩燈|花燈|燈會|燈展|巡游彩車|巡游花車|彩船|燈光節|景觀雕塑|城市亮化
2013-2019 (C) 自貢鑫豪彩燈藝術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:13021155號-1
24小時熱線:18990024639 qq:2280888152
自貢鑫豪彩燈主營業務:彩燈|自貢彩燈|春節彩燈|中秋彩燈|彩燈設計|彩燈花燈|花燈|自貢花燈|春節花燈|元宵花燈|燈光節造型|燈會|自貢燈會|中秋花燈展|元宵燈會|燈展|巡游彩車|巡游花車|彩船|仿真恐龍|景觀雕塑 Keywords: 四川彩燈制作廠家|花燈廠家|彩車制作廠家
微信掃一掃

微信二維碼
超级大乐透预测